互联网公司容不下35岁女员工

作者 l 毯叔

来源 l 毯叔盘钱(ID:zenglin776)

本文获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圈圈说

2019/6/3

自去年底的裁员潮开始,有相当一部分人经历了他们人生中猝不及防的职场寒冬。


纵然人生无常是常态,但对大多人而言,也是未曾想过,有那么一天,老去也是一种错。


在互联网公司,中年女性的体面在活生生的现实前被撕得稀碎。这一场“被逃离”,来不及说再见。





这是甲骨文中国裁员发生的第10+N天。


随着N+6补偿金协议的大期已过,这座象征着体面和安逸的软件大厦已经无声坍塌。


900多个中国工程师,半数已经拿着N+6的补偿金,在众多公司和猎头的格外关注下,找到了下一份工作。


另外一半人却并没有那么幸运。包括甲骨文资深工程师Emily。37岁,女性。这两个指标一出现,摆在眼前的机会就都迅速转了弯。


N+6的补偿已经算厚道,但是比起高昂的养娃成本和每月2万的房贷,还是杯水车薪。


外企这种养老院是不能呆了,还是要去互联网镀镀金提升下能力。虽然辛苦,但是有价值。这是37岁的Emily找到我的原因,也是她在被迫结束5年多甲骨文安稳生活后的首次自我救赎。


只是她不知道,她如此热切想进入的互联网公司,35岁以上的女员工早已经集体消失了。


仿佛一夜间,悄无声息。有些人逃离,有些人,被逃离。




10年前,刚毕业的我,进入了一片朝阳的互联网行业,认识了一群热情的飒爽的把自己当男人用的叱咤风云的女同事。那些年,我们一起熬过最深的夜,也一起在产品上线后欢呼雀跃。


10年过去了,总有人走,总有人来,我那些曾经光鲜靓丽站在活动现场的女同事们,现在的朋友圈里都是一片岁月静好。


养娃,烘培,读书,旅游。


如果不是她们中的真实一员,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35+的资深互联网女员工,她们背后的故事,究竟有多少。




我不敢离开,
这个世界不是有情就能饮水饱


黄小姐,36岁


我10年前的同事黄小姐,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女强人。快人快语,雷厉风行。做事情永远超出你的预期。


如今36岁的她,换了几家行业内的公司,随着经验增长,职位越来越高,刚刚空降到一家上市公司做运营总监。


工作十年,她从来没有停过。不是行色匆匆的出差在各地,一边拖着拉杆箱一边戴着耳机进行电话会议,就是在公司忙着永远开不完的会和写不完的PPT。就连每次离职,休息的时间都不超过5天。



“我没想过离开,也不敢想。”


她知道她89年的上司始终对她有不信任感,也知道一直有人在背后虎视眈眈,但还是每天精气神十足。


“这个世界哪里没有问题呢。解决就是了。混到今天,我工资不低,有年终奖,还有股票。只要不是老板正式辞我,任何其他人的口舌,在我这里都是空气。”


“毕竟我也没有什么退路。回家么?我哪里有家可回……


三年前,她和赚的比她少却总怪她不顾家的老公离婚了,没有孩子。


有情都不能饮水饱。更何况丢失的感情了。


人到中年,最怕的就是还保留着自以为可贵的孩子气。


你觉得甲骨文女工程师Emily适合来互联网么?我问她。


想了很久,她苦笑说,这份辛苦和不受尊重,她恐怕吃不消。




不是我选择孩子,
是孩子让我知道选择不唯一


齐小姐,34岁


永远约不上黄小姐吃饭的齐小姐,现在终于有了大把的吃饭时间。


她曾经和黄小姐一样的职业路径,也一路如履薄冰,熬成了互联网公司的市场总监。期间好不容易生了个娃,家里老人没人带,1岁半就把娃扔到了早托班。


有一天她出差回来早,心血来潮跑去早托班接娃,女儿竟然赖着不走,赶妈妈回家。齐小姐当即气的哽咽,也愧疚的哽咽起来。


可能人生中总会有一个这样的时刻,把你最不想面对的现实生生撕碎给你看,然后让你在至暗的空间里重新审视自己。


齐小姐当然知道,她并没有人可以怨恨,只有自己。


她从前的人生就是加班加班加班,那么她以后的人生呢,还在加班加班加班中继续无限延伸么?


她的孩子,这个需要爱和照顾的孩子,到底应该摆在什么位置呢?她第一次认真的开始选择。


是的,这个年龄的女性,不需要谈平衡,只需要决绝的做一个选择。因为一切的一切,根本平衡不了。


两个月后,齐小姐离了职,开了一个早托班。请了信得过的老师和团队,亲力亲为。当然了,她的女儿也在班上。


成为了一个园长以后,她开始有了时间晚上约我们吃饭。她看着女儿的眼神里全是温柔。


“太可笑了,过去那么多年,我竟然一直在一个固态思维里停留,认为升职加薪就是唯一的路。“她开始从容的复盘从前:


“我觉得不是我选择了孩子,而是孩子,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知道了我的选择不是唯一。”


当然了,现在的齐小姐再也不用担心所谓的35岁危机了。”我34岁出来了,现在我的事业是我自己掌控了。“


你觉得甲骨文女工程师Emily适合来互联网么?吃完饭,我问她。


她哈哈大笑:“不要问我,你知道我的答案。”



千万别相信鸡汤说的,
要去吃最多的苦的鬼话


林小姐,37岁


把自己的娃也送到了齐小姐早托班的林小姐,孩子有了熟人照顾,自己也找到了事业的新转机。


一年前,她也是一样,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互联网公司不留闲人,哪怕只有一个人,也要搞定一场大会。要说唯一收获的,就是钱吧。


林小姐很现实,现实的爱钱,却现实的不爱自己。


搞定了那场大会以后,她累的生了一场大病,不得不停工住院一个月。


在每天如同废人一样躺在床上被医生和护士连番摆弄的这一个月里,她望着白色的一成不变的天花板,第一次有时间反思下过去15个一成不变的岁月,也第一次关注起自己。


“我tm做的这是什么工作,到底我成为了生活的主人,还是奴隶?”


“我赚到了钱,却没时间花钱。我花了钱,却找不到了花钱的快乐。”


病好出院后,她第一时间辞了工作,开始健身,也加入了行业著名的保险公司。37岁转换跑道,她有点怕,但是发现每周来的新人都和她一样,来自各行各业,年纪比她大,却仍然有勇气重新开始。


人总是这样,在群体里找到了安全,也就慢慢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安全感。



半年后,她和我们聚会,开始不再羞涩于谈到保险,反而自豪于这份职业和企业有爱的文化。有亲和力会沟通,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林小姐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正反馈,团队旅游,业绩提成,比原来更高的收入。还有了她从前最想要的——自由的时间。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摆脱了焦虑感。不用担心年纪大了会被边缘,不用担心没有时间陪伴家人。这种感觉,特别爽。”


是啊,谁没有危机呢?总要自救啊。


你觉得甲骨文女工程师Emily适合来互联网么?我问她。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推荐她来我的团队。朝阳行业,收入全靠自己。千万别相信鸡汤说的要去吃最多的苦,磨练自己的鬼话。既然选择去全新的机会,为什么不选一个对自己好的。




这个年纪的岁月静好,
是我和自己的和解


孟小姐,39岁


和林小姐原本在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孟小姐,多坚持了半年,等到的却是公司的全面溃败。


行业里都说,在一个垮掉的公司呆过是一个耻辱的印记,这位已经是高级总监的女强人,第一时间意识到了风险,果断离职了。


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找工作,找猎头。半年过去了,来问的多,推进的少,面试的多,有结果的少。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却被要求降级,降薪,成为光杆司令。这一切让已经带过50多人大团队的她,心理不爽,她直接拒了。


钱,不是没有。按照现在的存款,哪怕孟小姐几年不工作都不成问题。孩子,耽误了十年。十年前孩子正小,她带着团队日夜加班攻上市。转眼间孩子上学了,没人管只能送到了寄宿学校,功课跟不上,对她也若即若离。父母又到了身体出问题的阶段。


她心一横,干脆,在家呆着吧。给孩子辅导辅导学习,给父母照顾照顾身体。时间多久,她也不知道。


甘心么?我也不甘心。但是这个年纪,我总得和自己和解。


这一段难得的岁月静好,在她的心里可能更多是对从前的补偿,和对人生的妥协。


有时候不是我们找到了答案,只是那些生活里的天灾人祸和鸡毛蒜皮,直接把答案狠狠砸在了我们的脸上。


你会推荐甲骨文女工程师Emily来互联网么?我问她。


”你信命么?“她只是这么悠悠的反问我。




年轻时用时间换钱,
年纪大了用钱换一切


方小姐,41岁


十年前和孟小姐一起苦攻上市的方小姐,也许是在世俗意义上最幸福的一个了。


公司上市后,自诩没有什么大追求的她一直没有走,在公司换了几个部门,不算平步青云,也还顺风顺水。去年拿着大把股票赚的钱,移民了美利坚。


在美利坚的日子,她没有继续工作,反正她赚的钱已经够买一个大house再挥霍个下半辈子了。一有时间她就去学烘培,学瑜伽,健身social,享受享受曾经丢失的人生。


年轻时用时间换钱,年纪大了用钱换一切。


唯一的落寞,就是40岁的她还是孤身一人,优渥美好的生活却找不到人分享。 十年了,她一直在忙,总觉得还有的是时间,结果一晃十年过来了。很多人就这么错过了。


“我现在已经不指望找个人结婚了。我只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我想我并不需要问她,关于Emily的选择。去拷问一个最优样本,本来就不是普查存在的意义。




说句鸡汤一点的话:人生是一盘大棋,我们每个人终生所做的都是在运筹帷幄,努力下好自己的棋。但是大多数人似乎并不了解,在时代的大潮下,我们只是一枚棋子。充其量只能横横竖竖移动几下,改变不了一盘棋的结局。


我们这一代人,总有一个误区,以为自己已经实现了阶级的破局,作为办公室的白领,工作要远远优于自己的父母。其实这不过是因为经济结构转型和教育改革带来的误会而已。现在公司格子间里面哼哧哼哧做着PPT的人,和当年踩着缝纫机的女工根本没有分别。


同样受制于时代,同样局限于年龄,也同样充满焦躁不安和郁郁寡欢。不同的是,父母们当年只有一种选择,而我们赶上了这个悲喜参半的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行业。10年前,它给了了25岁的参与者多少红利,10年后,它就给了35岁的坚持者多少鄙夷。


甚至在它想夺走你以为牢牢握在手里的一切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会提前打给你。



腾讯员工平均年龄26岁,华为27岁,阿里29岁……整个互联网行业,27.5岁。


没错,这些公司正在用不断被刷新的年轻数字,最诚实的向所有人昭示着这个新兴行业的选择:


他们需要的是996,是激情,是创新,是高性价比的工作付出。


唯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35岁以上,积累了多年经验,有十个八个手下,薪资高昂的中年管理层。


如果她凑巧还是一个女人,需要每天辅导孩子的功课,需要时常请假照顾生病的老人。哪怕她在职场摆出了拼命三郎的姿态,这种鄙夷也像空气一样被毫不掩饰的四散开来。


你什么都没做错,你只是老了。


不管这个老了的年纪,有多少其它年纪没有的红利——有商业的敏锐,有思维的深度,还有洞若观火的能力。


写字楼里如青楼,从来不许见白头。


不要说白头,连秃头都没到来,互联网公司里,35岁以上的女员工就集体消失了。


有些人逃离,有些人,被逃离。


那些主动或被动逃离的,在经历了或长或短的落寞后,都正在没有顾忌的切换战场,在新的战场里,继续披荆斩棘。也许生态不一样,但也发现了自己原来可以拥有另外一种隐藏的能力。


那些依然奋战在互联网一线的,正在格外清醒的看待这个行业,和不断锤炼自己随时可以离开的能力。深度模拟好场下的生活,在下场时就依然可以保持微笑谢幕的底气和魅力。


不需要再说什么,我想甲骨文的女工程师Emily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正如其他那些35+岁的女员工一样。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如果有一天,你想不打个招呼就说再见,那大不了就反手回击一句,再也不见。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顺手点个“在看”吧~



作者:本文转载自“毯叔盘钱”(ID:bigmoneyball)。20年金融老司机的真·财富实践。关于钱,我只是比你多好奇了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南极圈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