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高能、真实改编,这神剧千万不要半夜看!

2019 VOL.295

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血液从身体的每一处孔窍向外喷涌”。


“他越来越像一具僵尸。”


可怕的描述,骇人的画面,像极了恐怖片。


如果影妹告诉你,这不是杜撰,而是真人真事。


恐怖感是不是立马翻了十倍?



世界上有一种病毒,可以让一个个生命化作一滩滩血水——


伊波拉病毒(也称埃博拉病毒)。


它是一种丝状病毒,被人们称为“生命的黑板擦”。


该病毒通过汗液、口水、粪便、精子等体液传播,致死率高达90%,潜伏期短,无法治愈,没有疫苗。


被感染的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更像一枚“人体病毒炸弹”。



今天要说的正是一部关于伊波拉病毒的6集迷你剧——


《血疫》



这部美剧根据同名纪实文学改编,看过此书的人一定印象深刻。


《血疫》出版后,长踞《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书榜首达61周。


连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都不禁感慨,


《血疫》的第一章,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可怕的。


这种可怕,


来自让人无法逃避的真实,来自无处不在的恐惧。



当这种可怕从书中转移到剧中,变得更加真实可感。


第一集开头,就看得影妹头皮发麻。


1980年1月,肯尼亚。


莫内全身红色脓包,眼睛发红,呕吐不止,异常虚弱。


在去内毕罗的飞机上,他不住地呻吟,不停地往清洁袋里呕吐。


乘务员把清洁袋中的黑红色呕吐物冲进了马桶。



包括莫内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体内和他的呕吐物中携带着致命病毒。


这一在莫内体内大量繁殖的病毒可以通过这趟航班到达全世界的各个角落,


可怕又难防。


在内毕罗的医院里,穆索克医生接收了莫内。


在救治莫内的过程中,莫内的呕吐物喷射了出来,溅到了医生的身上和眼里。



9天后,穆索克医生出现了眼球变红、发热、腹痛、流血不止等症状。


没错,他感染上了病毒。


这一病毒是和伊波拉病毒有些相似的马尔堡病毒。它是“丝状病毒三姐妹”中最温和的一种。



80年代末,美国弗吉尼亚州。


一家负责进口和销售实验用的动物的公司出了点问题。


他们进口的一批猴子,越来越多地死在了猴舍里。


管理员怀疑猴子感染了“猴出血热”,把样本送去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检测。



南希,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的一名上校。


在对培养皿进行初步检测后,南希认为,这应该是一种丝状病毒。


因为培养皿里的细胞不仅死亡了,甚至分解了。



但同事彼得却坚持这是“假单胞菌”,他甚至让同事过来闻了培养皿,因为假单胞菌有葡萄汁的气味。


奇怪的是,彼得和本在闻过之后,发现液体没有任何气味。



丝状病毒的生物危害级别是四级


不管是谁,进入四级检测区都要经过层层防护消毒。


在即将把伊波拉病毒的抗体和样本融合时,南希发现她的防护手套被割破了。



测验不得不被迫中止,南希不得不马上全身消毒,样本不得不全被销毁。


因为这起“事故”,上级不准南希进入四级区继续检测。



为了调查清楚,南希找来猴舍负责人。猴舍负责人给她拉来了四只病死的猴子。


检测表明,猴子感染的病毒,就是伊波拉病毒



猴舍的工人出现了发热腹痛的症状,他只是一般的发烧还是感染了病毒?


在研究所准备对他进行检测时,疾控中心的人半路杀出来把这名工人带去了地方医院。


如果这名工人没有感染伊波拉病毒,岂不是引起了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如果这名工人感染了伊波拉病毒,后果不堪设想。



南希在发现丝状病毒后,寻求颇有经验的卡特帮忙。


卡特曾亲眼目睹过伊波拉病毒在非洲的肆虐,他的一生都在追寻伊波拉病毒的源头和下落。


1976年,非洲扎伊尔地区。


卡特和疾控中心的人一起去热带雨林采集疾病的新鲜样本。


他们到达时,听到当地人说,


“森林在流血”。



伊波拉病毒是在一家修女开办的医院传播的。


医院只有5个针头,每天却有数以百计的患者。


一传十,十传百,病毒在医院周围的几十个村落爆发。



为了防止病毒扩散,军方干脆烧光了所有被感染的人。


修女医院被军方围了起来,只能进不能出,出去的人都会被枪杀然后被烧死。


伊波拉病毒把生命变成了没有人格的僵尸,把这里变成了活生生的地狱



如果莫内没有去雨里深处的洞穴,没有摸蝙蝠的粪便,


如果人们不是为了私利而去大量捕获雨林中的灵长类动物,


如果修女医院的针头都是一次性的,或者每用一次就消毒清洗,


马尔堡病毒和伊波拉病毒还会传播并爆发吗?


可惜没有如果。



《血疫》的作者认为,


艾滋病、伊波拉乃至其他雨林病原体的显现,是热带生物圈遭到破坏的结果。


在我们看来,我们被病毒感染,病毒是我们的敌人。


在地球看来,自己是否被人类感染,人类是否是地球的敌人?


人类的扩张导致生物圈的大灭绝,病毒的传播算不算生物圈对人类的反击?



《血疫》虽然不是恐怖片,却胜似恐怖片。


因为它让我们直面的,是真实的恐惧本身。



《血疫》让我们通过病毒反观我们自己。


虽然知道南希没有感染病毒,但因为她在一线工作,所以丈夫把孩子们送去了亲戚家,自己也拒绝南希的亲吻。


在得知那是伊波拉病毒后,闻过感染病毒样本的彼得和本,为了不被隔离,选择了沉默,这何尝不是种自私?


即便知道是伊波拉病毒,猴舍的管理层却不告诉工人们真相,这是不是不负责任?



在像洪水猛兽的伊波拉病毒面前,人是渺小无知、满怀恐惧的,


这种恐惧足以把一人变得面目全非。


即便知道病毒的杀伤力,大批救护人员和研究人员依然奔波在前线,勇敢又无畏。


这闪耀的是人性的光辉。



/END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好剧不能我一个人“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