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深处有什么?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046-新疆深处有什么


作者:杔格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汑洛


新疆,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份,“三山夹两盆”的地形以及特殊的地理条件,使得新疆拥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


在这之中,令人叹为观止的便是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占据了南疆大部分地区,黄沙漫天,一望无际。


塔里木盆地基本就是中间的大沙漠+周边绿洲


按直觉来说,如此广袤的沙漠腹地,是不应该有人类所居住的。但恰恰相反,在如此巨大的沙漠腹地之中,依然有顽强的人类在坚守,而且不止一处。



来自昆仑的馈赠


发源于昆仑山脉乌什腾塔格山(乌斯腾塔格)北坡的克里雅河,自南向北流,上游出昆仑山脉腹地之后,在于田地区形成中游的于田人工绿洲。紧接着,河流便进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下游阶段,于克里雅河的尾闾形成洪积的干三角洲达里雅布依天然湖沼湿地,最终消失于沙漠。


一路向北,在沙漠深处创造了一块小小绿洲


没有其他江河汇流,孤独穿行在沙漠中的克里雅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尤其达里雅布依的下游地区水量各时段并不固定。下游的“上段”常年有水,分为冰水(春水)、洪水、秋水;下游的“中段”为夏季洪水河段(6-8月);下游的“下段”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断流,其河床逐渐被流沙侵蚀,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但它却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带来了人类聚居的村庄,达里雅布依


下游的中段和下段并没有明确的分界线

不过过了达里雅布依乡

克里雅河离在沙漠中干涸也就不远了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与之类似,深入沙漠腹地较远的相关村落,有四处较为知名:民丰县安迪尔乡牙通古孜村(安迪尔河,距最近的沙漠边缘车程170公里)、墨玉县喀瓦克乡吐孜鲁克奥塔克村(喀拉喀什河,沙漠深处90公里)、尉犁县喀尔曲尕乡(塔里木河,沙漠深处100公里),以及深入沙漠210公里的达里雅布依乡。


这四个地方有三个都在沙漠南部

可见这一地区的整体偏远程度


达乡的诞生,与克里雅河的滋养关系密切,但这两者的关系并非亘古以来就是如此。在漫长的历史周期,克里雅河一直在不断改道,整体趋势就是中下游两千年来由西向东平移,自北向南收缩,缓慢摆动。


西汉时期,克里雅河下游就是一片广袤的绿洲,这里大片区域先前曾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塔里木盆地南缘大国扜弥国所属,后来为西域都护府属地。


民丰县尼雅文物馆的尼雅遗址(精绝国)场景复原

中央就是著名的尼雅佛塔

在汉魏晋时期,西域诸国大多信奉佛教


由于当时的克里雅河向北最终注入塔里木河,水系沿岸广阔绿洲的存在,使得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自然存在着一条纵贯塔里木盆地的天然古道,扜弥—龟兹道。该通道连接着北端的库车和南端的于田


克里雅河和和田河当时都可以向北至塔里木河

在这个广阔的沙漠中

河流居然在东西南北之间如此通达,可谓奇迹


这是连接于阗国(和田)至扜弥国(于田)至龟兹国(库车)的重要通道,其作用不亚于今日的塔里木沙漠公路网。


G315国道沙漠公路段(且末)


约1500年之前,在某一次改道中,河流经过达里雅布依,并暂时稳定下来,该地区正式形成绿洲,并取代与继承了之前其附近的喀拉墩等古绿洲,成为了新的人类聚居点。起码直到16世纪之前,克里雅河都没有截止于达里雅布依周边即断流,而是接着向北流动,始终能够汇入塔里木河。


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

达乡的特产除了胡杨外,就是大芸(肉苁蓉)


游牧绿洲维吾尔


今日的克里雅河纵贯于田地区境内,所以生活在于田地区的维吾尔族也被称作克里雅人,“克里雅”在维吾尔语也泛指这一区域。而在克里雅人中,有两大群体比较特殊,一是位于昆仑山脉北坡的普鲁村人,此为新藏线克里雅古道的必经之地,二就是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达里雅布依人。


克里雅路线可以延伸到相当的长度和范围

甚至将青藏高原南部与塔里木北部相连接

普鲁和达里雅布依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历史上的维吾尔族群体在来到天山南北之前,大多从事游牧,慢慢定居之后,逐渐转为农耕。生产力更强的农耕经济此后基本主导了维吾尔同胞的生产形态


维吾尔族同胞

南疆塔里木盆地区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绿洲,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农耕绿洲,只有极少数的渔猎绿洲(如:罗布人)和畜牧绿洲(如:达里雅布依人和安迪尔维吾尔族)。达里雅布依人由于当地自然环境的原因所限制,至今依旧进行着特干旱区半定居半游牧的生活,他们是现今新疆境内为数不多的沙漠游牧维吾尔。

达里雅布依人生活的地区较为封闭,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诸绿洲也相对隔绝,但是其生产与生活方式以及语言习俗等方面,与大部分维吾尔族人整体相似度颇高。


相比盆地周边这一串巨大的绿洲

达里雅布依在沙漠深处显得尤为特殊

至于“达里雅布依”的名字,是维吾尔语音译的名称,有时也被写为“达里亚博(不)依”。其实这是一个在新疆境内极为平凡的地名,新疆多处都有这样的地名,其汉语则意为“河流的岸边”,而且在一段时期,这里的官方名称曾被意译定名为“大河沿大队”。


所以这些河道在古代可能也是商道

不知玄奘横穿南北疆的时候是不是走的这条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如此封闭的地区,在这几百年中,一直不为外人所悉知。于阗的克里雅人是与达里雅布依人唯一有交往的人群,但他们也相对封闭,长期不为世人所关注。直到19世纪末,瑞典人斯文·赫定沿着克里雅河寻尾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之时,意外遇到喀拉墩古城和达里雅布依人,并将其记录在他的游记《亚洲腹地旅行记》中,该地这才为世人所知晓。


于田城区

但在当时,赫定并未以“达里雅布依”记录该地,而是用“通古斯巴孜特(通库斯巴斯提)”,意为“有许多野猪活动”而命名。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野猪灾害是该地区民众所面临的巨大自然环境挑战之一。


这里也并不全是沙子

有水的地方也可以草木茂盛

所以野猪泛滥也并不奇怪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赫定之后,斯坦因也于20世纪初期来到此地“发掘”喀拉墩古城。二三十年代,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也对此进行短期调查。在这一段时期,直到建国之前,达里雅布依归属于阗县管辖的一个牧区,具体由当地贵族家族阿克萨卡尔管理与征收天课穆斯林家庭的伊斯兰宗教税)。


新的达里雅布依


新中国成立之后,该地继续由于阗(于田)县管辖,设置高级合作社或大队,隶属于附近的乡、镇、人民公社。“达里雅布依”这一名字也在这一时期才由官方正式定名,延续着千年以来的平静美好生活。


已经算当地最大定居点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直到80年代末期,有石油勘探工作者进入该地区,此时该地的村长刚去世。勘探人员询问当地村民:“你们是否有领导?”,村民答:“没有领导。”。双方相互之间交流的误解,造成了勘察者误认为这是一片未被发现的地区,以为找到了野人和新大陆,引发了全国轰动。当时媒体也以搞大新闻的方式进行渲染式报道,各种夸大、扭曲新疆这片“不为人知”的土地,弄得全国沸腾

这也许不是一件坏事,隐藏在沙漠深处的达里雅布依因为报道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于1988年又派出考察组考察,次年正式析置建乡(达里雅布依乡),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行政村(达里雅布依行政村,并按照克里雅河的流向继续划分为七个村民小组),驻地均为铁里木自然村(大河沿附近,有时也被称为大河沿自然村)。


大量零散的小定居点散布其中

可能很少一些人就是一个自然村

要整理出来也是有点困难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由于此处是该地区最为繁华的地带,各种村镇基础设施都集中于此处“十”字型沙街方圆一公里的空间中,当地的清真寺和进行礼拜的最大场所都在此处,故又被俗称为“大十字”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但由于半游牧的生产状态,达里雅布依的居民其实并不只局限在铁里木村生活,而是分散居住在克里雅河周边两岸,除了乡政府所在地的几十户牧民,其余几百余户每家每户离得都很远,少则几公里,多则几十公里,可谓地广人稀,生产结构极为脆弱。

至今外界想要进入达里雅布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要到加依乡林业派出所领取申请表填写盖章,然后去县公安局盖章,完后再到乡综治中心盖章。手续方面的环节就较为复杂,而实际进入更为不易。


加依乡


目前达乡长期不通公路,在无机动车的时代,靠畜力得经过7~12天。即使在拥有机动车(沙漠越野车、皮卡等)的今天,还有前几年建成的于田县通往达乡近一半里程92.1公里的硬化沥青公路,由于田县向北行驶通过该段柏油路后,还是得继续行驶约130公里沙漠行车路段,时速也仅仅在20迈左右。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至少也要耗时一天时间才能够到达。


和田地区G315线至于田县达里雅布依乡沙漠公路

(公路为南段,北段为沙漠行车路段,矢量图链接:https://foooooot.com/mobile/trip/2002970/?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随着人口增多,以及克里雅河下游环境不断恶化,出于保护南部的于田与策勒绿洲,方便当地群众生活的目的,当地已经着手异地安置工作,分批量的将村民从沙漠腹地迁出。几年前有一部分人口已迁移到了英巴格乡安置点(尧干托格拉克村阔勒买日附近)。


这里的水源供给更加稳定

而且离于田绿洲要近得多

再也不是沙漠中的闭塞孤岛了

(尧干托格拉克村阔勒买日附近)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新建铺装路面公路的最北端终点阿热勒库木艾克,这里设有进入达里雅布依的其中一处检查站。而在检查站的附近,就是最近设置的达里雅布依新村安置点新达里雅布依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


达乡公路的起点,斯也克乡

国道G315线与达乡公路交叉口


起点附近就是著名的

库尔班·吐鲁木故居

0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片新疆神秘地带的生态将会逐渐恢复,而达里雅布依人也将会住上新居,开启新的美好生活



参考文献:

[1]纳麦提·托合提,张峰,师庆东.克里雅河流域水中氟离子的空间分布特征[J].干旱区研究,2016,33(5):1125-1131.

[2]伊丽米古丽·阿不力孜.沙漠干旱地区的人类文化适应研究——以新疆于田县达里雅博依乡维吾尔族人为例[D].北京市:中央民族大学,2012.

[3]王小霞.从居住环境透视新疆游牧维族的发展——以达里雅布依乡为例[J].中国民族博览:28-88.

[4]西尔艾力·买买提明.论于田县克里雅河下游绿色走廊及沙漠绿州——达里雅布依乡的生态环境问题[J].资源节约与环保,2014,1:158-158.

[5]王小霞.新疆和田地区维吾尔族牧民社会文化现状分析研究——以达里雅布依乡为例[J].科教导刊,2015:191-192.

[6]王小霞.新疆沙漠腹地游牧维吾尔族族群研究[J].民族论坛,2012,5:48-52.

[7]新疆交通科学研究院监理中心.祖丽菲娅阿布都卡德尔厅长一行督导检查我院代建的和田地区G315线至于田县达里雅布依乡公路建设项目

[EB/OL].http://www.xjats.net/Item/891.aspx,2016-10-20.

[8]新华社记者高晗、白佳丽.春到达里雅布依——新疆沙漠村庄易地扶贫安置点见闻

[EB/O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3/31/c_1124307616.htm,2019-03-3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Google map,DG



END



扩展阅读